小刚7岁的时候死厂娘,10岁时母亲走进他家的门,成了他 的后妈。乡亲们说:后娘的心是六月的太阳一毒透了,他们的眼神似乎告诉小刚,更悲惨的生活还在后面-其实,即使乡亲们不说,书籍、电影中关于继母的故事已经太多太多了.在母亲走进家门的一刹那,小刚就把敌意的光送给丫她 小刚的父亲在乡村小学做代课老师,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母亲来了以后又种了两亩地。生活渐渐好转,但依然会为吃穿的事儿发愁:一间茅草屋,两张破床,家里最值钱的恐怕就是那张传了几代的大方桌了。 每天,他们一家人就闱在上面吃饭:煮饭、是那时 他见过最奢侈的生活,父亲通常会问小刚些学习的事情,父亲的话不多,坐在一张髙高的大凳上,手中的碗也举得高高,吃得有滋有味。小刚则被安排在一个矮凳上,刚好够得着大桌。他常常拨弄着碗中的饭粒而无从卜咽,心屮无比的委屈: 要是妈妈在世,那大髙凳可是属于我的。更气恼的我连她吃的什么都看不见! ^ 小刚终于寻找到了一个机会,一个让母亲知道他也不是好欺^的机会一一他找到了一把旧的小钢锯:趁母亲下地劳动的时笑,他搬来那张原本属于他的高凳,选择一条腿,从内侧往外居,直锯到剩下一层表皮」从外面看凳子完好无损。但小刚知稍微有些重量的人坐上去准会摔跟头。稍微有些重量的人坐上去准会摔跟头。 那天中午,母亲烧的是青菜饭,先端上的是小刚和他父亲的^碗小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埋头吃饭,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卜又希望发生些什么:母亲端着她的大碗,坐在大高凳上,手中10碗照样举得高高的,依然吃得有滋有味-小刚的^划落空了,没有从高凳上摔下来。 小刚一边回答父亲的提问,一边偷偷把脚伸到母亲的髙凳希望把那条断腿给弄下来,偏偏够不着,未能如愿:聪明的、刚故意把筷子掉到地上,趁拾筷子之际,脚用力一蹬,喀嚓 ^不,全神吃饭的母亲根本不会想到凳腿会断,哎哟一声被重鼠摔在地上。碗没碎,母亲摔下来的时候尽力保护着它,但碗里卜靑菜洒了一地,母亲的衣服、脖子里都沾上了一母亲的碗里全是青黄的菜,仅是菜叶上沾些米粒!平时被小刚认为是难以下咽的米粒,在那一时刻、在青青的菜叶上,却显得那么地生动,那么地珍贵! 12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