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瑞木吸着鼻子,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脚下的影子忽斜忽正,然后她咧开嘴巴笑了,在这样的时节里灿烂如花。下午3点,她的影子终于和她本人形成为40度,她抬起头,眯着眼睛,这迷宫般的城市正一点点地把她吞噬,她却只能这样张望行走着,无能为力。
“你丢了很主要的东西吗?”那个下午,他是惟一一个和瑞木说话的人,只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儿眼中溢着的泪水让这个人有些手足无措。油腻的头发胡乱地耷拉着,脸上的皮肤因为哭泣开始泛着白色,只有眼睛是明亮的,泪水透明得跟水晶似的,正大粒大粒地往下掉。在这样的城市很少会出现瑞木这样不修边幅的邋遢女生,也只有他,才会跟着瑞木这么久。没错,他叫黎生,这个城市有名的摄影师,有着大把时间到处晃悠的人。
瑞木一把推开眼前这个男人,“让开,你踩到我的影子了。”黎生显而易见被她冒出的话吓了一跳,但他随即笑了,露出悦目的牙齿,他碰到过的女子无数,他的职业嗅觉通知他眼前的这个女孩儿是特别的。
在KFC明亮的灯光下,瑞木狼(wolf)吞虎咽地吃着全家桶,她小小的胃早被塞得满满的,却还不满足,甚至连手指头上那残留的鸡翅香味她都欢乐地吮吸着。最终,她小心翼翼地对坐在对面的黎生说:“我可以要一个冰淇淋吗?”她指了指旁边桌子上小孩子的圣代,舔舔嘴唇。黎生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100元,“这次换做你自己去买。”瑞木并没有谢绝,跑了已往。一会儿,找出一大堆零钱放在黎生的面前,“我以为你会都花光了。”黎生做惊讶状,脸上挂着溺爱的笑。“我一贯都是个诚实的孩子,可为什么每个人都不相信我。”瑞木神情黯淡下来,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睛,可黎生看到里面写满了忧伤。
这一刻,黎生决定让瑞木做他的模特。

2

事儿比黎生想像中要顺利许多,瑞木轻易答应他的时候,他甚至有些惆怅。没有人会抵御住钱的,他扯了扯嘴唇尽量不动声色,“好,明天就过来吧。”然后递给她一张名片转身离去,并没有绅士般地送瑞木回去,只是走出门外时,他忍不住向里张望了一下,瑞木依旧舔着冰淇淋,开心且安静的样子。
条约仅为3个月,瑞木的眼光早已通知过他,她不会在这个城市呆太久,她厌恶这个地方,却又迫不得已留下来。是为什么?为了爱的人吗?瑞木出去的时候,打断了这些出现在黎生脑子中的滥俗情节。她明天穿白裙子,露出细长的腿和干净的脚趾,完全不见昨天乱糟糟的个人形象,只是不知道跑了多远才找到了这个地方,光亮的额上渗出许多汗来。
“你可以给我许多钱,是吗?”瑞木问道。
黎生皱了皱眉梢,他很不喜欢这样的问题,可他依然点了摇头,并把条约扔到了瑞木面前,“签吧。我对你的惟一要求就是随叫随到。”
工作开始一段时间后,黎生发现自己并没有选错人。他开始拍许多许多的照片,甚至以前几个月才能用完的胶卷,在短短几天内就能用完。因为瑞木总会给他许多灵感,她的眼光倔强而自由,会时常自恋地看着自己的影子,缀着蕾丝的裙子会让人联想到上世纪末落寞的公主,另有那即将被人遗忘的高贵。他们的工作时间并不太规律,通常会很晚回去,这时候,黎生总会请她吃饭。在如水的音乐里,瑞木会说许多她小时候的事,黎生也总能听到一个名字,家和。然后,她会耻笑似地说,“你真不应该干摄影,你是那么缺乏热情,感觉平静如水。”每每这时候,黎生的心像被堵住般,压抑得说不出话来,这让他有些不安。
爱情的去留是那样突然之间之间之间,我们惟一能做的也只是空着手等待。
午后的明晃晃的阳光下,瑞木哭泣着让家和留下来,周围有无所事事的人收回幸灾乐祸的笑声,瑞木像一只被围的小兽一样恐惧感,却挣扎着,勇敢地拖住爱情的尾巴。
“我可以赚许多许多钱的。”还没等瑞木说完,家和身边的女人却露出轻视的神情,这个年纪的女子早已不再漂亮,可她却可以让家和这样的年轻须眉做她的情人。
这个世界越发的可笑,上帝却躲在云端悠闲地吹着口哨。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手拉着瑞木不由分说地就往前走,瑞木试图想摔开,却被更紧地握住。她转过脸来,听到黎生恶狠狠一句:“怎么另有闲情在这里吵架,不是让你随叫随到吗?”
阳光下,他们的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却平行得没有交点。

3

就这样,瑞木眼睁睁地看着家和和那个女人扬长而去,她天真地以为10年的感情总该抵得过10万块钱的钞票,可是她错了。很长时间以后,瑞木才晓畅,爱情是脆弱的,有时候甚至经不起一点。
“黎生,我不再做你的模特了。”在摄影棚里,瑞木说,“因为我不再需要钱了。”
黎生的心一会儿就沉了,其实他很想让瑞木留下来,虽然这不符合他一贯的作事作风。可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瑞木走了,一阵风似地,飘飘无痕,却留给了黎生阵阵凉意。接下来的日子,瑞木开始流连往返于各种酒吧,穿妖艳的裙子和高跟鞋,若无其事地和每个男人饮酒,然后坐不同的车回去。而黎生就这样望着,跟着,直到她安全到家,如此反复。
“你明天还没有下班吗?”瑞木倚着黎生的车笑着说。在车里打盹的黎生并没有料到瑞木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有些张皇。这时候,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向瑞木走过来,试图搂住瑞木的腰,“我送你,我送你回去。”男人一身的名牌,却丝绝不能掩盖他一脸的龌龊。“瑞木……”黎生叫她。“怎么?你是想我跟你回去吗?”瑞木把头凑过来,脸上的皮肤因为酒精的作用变得粗糙和黯淡。黎生皱着眉梢,脑袋里“嗡嗡”作响,他应该上去把这个家伙揍一顿,依然应该把瑞木拉上车来。可他竟然什么也没做,再一次的,他无助地望着瑞木的背影,心如刀割。夜晚华灯闪烁,影子在夜色下忽隐忽现,让人捉摸不透。
“你是个胆小鬼。”这是瑞木留给黎生的话。

4

家和再一次出现时,是一个月后。那天,黎生依旧在酒吧门口守着瑞木,然后看到家和走了出来。原本家和去哪里跟黎生没有任何干系,然而,不同的是,瑞木也在这个酒吧里。黎生很快地跟了出来,虽然这个地方已经来过多次,可每次都会在门口呆着,并没有真正出来过。他努力寻找着瑞木,终于,在一个暗暗的角落里发现了她。她的身边坐着一个男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出来的家和。
“瑞木,跟我走吧。”家和拿着酒杯,“我可是十分困难才找到你的。我现在有钱了,大把的钱。”
“你走开。”瑞木叫道,“我不想再见到你。”
“你怎么会不想再见到我呢?”家和笑道,“你不是在为我堕落吗?”他很大声地说着话,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瑞木曾经深爱过他。
爱是一个人的事,可总有人会拿别人的爱来作为自己的资本。在酒精的作用下,家和开始对瑞木动手动脚,他的脸因为而变得扭曲。正当瑞木不知道该如何逃离,无助地打量周围时,黎生出现了。瑞木的心一会儿就安定下来。他真是个明亮的男人,干净的平头和衬衣,笑起来总会嘴角上扬。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地,瑞木觉得黎生的出现照亮了整个酒吧。
“你给我滚。”黎生拖起家和的衣领。
家和没有料到自己会被人这样对待,脸变得通红,顺手就抡起了酒瓶。尖叫、吵闹、拥挤、逃跑,酒吧里陷入恐慌之中,大家像四处飞散的鸟儿,只想快点找到出口。随即,十几秒后,酒吧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安静了,因为地上出现了一摊血,黎生倒在了地上。

5

“我是一个为爱情奋不顾身的人。”第一次晤面时,瑞木就曾这样对黎生说过,“我喜欢自己的影子,因为家和说他会像影子一样一辈子在我身边,他是个勇敢的人。”
是的,从小到大,家和都为她撑着半边天。他会为了给她摘一朵花爬最高的峰顶,会因为她而和老师顶嘴,甚至为她和别人打架。那是小孩子心目中的偶像,瑞木也不例外。她把家和塑造成她心目中的英雄,沉溺在自己所创造的幻象中。
这些都是之后瑞木才想晓畅的。现在,瑞木站在展厅中,一遍遍地望着那些黎生曾经为她拍的照片,小心地抚摸着。这是黎生最终留给她的礼物,一张张定格的影象。离开时,瑞木抬起头,看到摄影展馆前的标题“如影随形”,瞬间泪流满面。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