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济南上高速的时候,车窗外的雨珠从玻璃上一串一串的滑落,深冬的落寞,和南方相比多了疏落和凄凉,气温迅速的下降,单薄的衣衫在行程匆匆的旅途中不胜严寒,吊唁江南温暖的味道,山青水秀的明媚,那个依然温馨的叮咛。雨水一路临空飘洒,从平邑到五莲沿途的景色,大杨树枯黄的树枝和摇曳的落叶,让人不胜感伤,一别十年重回旧地曾经影象中的街道现在高楼林立,所剩下的只是繁华的影象。

雨刷器在车窗外的玻璃上往返的运动永不知疲惫,景物飞奔的在发展,一点一点的远离,生命中的来来往往,苍老的年华中那些让人感动瞬间的温暖,是如此让人难以忘记,生活逼真得日以夜继,从一路坎坷中走来,到路的终点依然路,向左依然向右?是决择依然放弃?路口下的徜徉,寂夜中的无奈,那么无能为力,又是那么身不由已。

一如感情,喜怒哀乐,我们拥有它最真实的一面,而操纵着我们所有的一切,就是自己的思想,好多话说不晓畅,怎么注释都显得多余,好多事不问原由却可以心甘情愿,这是爱吗?依然喜欢?淡淡的,深深浅浅又有几个人能说的晓畅,感情是我们最灿烂的一面,它可以默默无言,又可以波澜壮阔,任你在天边海角,依然迫在眉睫你都可以感受到它的炽热,它的悲冷,人的一生其实很短,短得一回首只能看见曾经的所有只剩下了影象,而那些相伴于生命中走过流年的人儿已成苍海桑田,于我!爱你一般,不在风花雪月,却在字里行间。

歌德说“当你感到疼的时候,请你放手”。也许这句话的含义,只有真正痛过的人才能晓畅和体会,生活赠与我们丰厚的内涵,同时也带给我们太多不能言说的伤,真情流放的同时,手边的温暖是否此去经年?疼吗?痛吗?是摇摇手,依然摆摆头,青春是个爱哭的孩子,一点一横都记录着曾经多少的心昔,绵绵不绝的青山绿水,厚重的年华淡薄,岂能又在一只笔一回首中带过?记取你最初的容颜,你的手曾紧紧牵着我,那些深情耳边呢喃,在岁月的轮回中,都落成执笔相望的句点,欲说还休不能的聚拢,织成此生的最痛,任它拾起又放下,从春暖花开到落叶遍地,每一次的展开又叠起,静静的花落又花开。

爱你!无关风花雪月,只在寻常的真实,四季有风有雨,蓝天有白云和大地,而我拥有姹紫嫣红碧绿的影象,那时花开芳香层层把思念溢满,你的笑脸一如梅花绽放,品味的不是寥寂却是呵气如兰。伸出手展开绵密的掌纹,我依然会记得烟雨满楼,一纸芳华诉流年,为你写下最美的诗篇,长享外古道边,一点眉尖相对望,度量吉它的岁月,悠悠不绝的弹唱,多少欢笑,多少苍老,就是我谱写给你的歌谣,你的年少,我的华发。

见与不见,我都会在这里,不来不去,爱与不爱,情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念与不念,我都会在这里,不悲不喜,让你来我的怀里,要么让我住进你的心里。喜欢这样淡淡忧伤的文字,一如你喜欢流泪眼睛,总把它的滑落诠释成带温度的液体,面对人间世事无常,相聚又相散,你给矛我的是一纸芳华的诗篇,无穷无尽的是离愁,记取生命中曾经给过我所有感动的人,那份炽热那一份默契的滋长,走过多少灯清水暖寂夜的难眠,从开始到终点,从已往到现在,点点滴滴都犹记心怀,有人说“寥寂的是心,不寥寂的是念”那曾经一抹的念想,不变的挂牵,又可以抵御多少无数个穷冬厮杀的凛然,带泪的冰霜逐步融化在暖春的三月,杨柳拂过枝头的浪漫,又是一江春花秋月,江南的流水百回又千转,风清云淡从容的走过千年的苍桑,青石板里滑落了谁最初的誓言,雨巷里的姑娘大红妆谁在遥遥的望,等来霜叶落满天。

爱你!无关风花雪月,守住一份苍老禁锢一个时空的距离,这是一种流泪的幸福,爱的不能爱,爱到终须散,尘世一笑和你共徜徉,我记得我爱过,千山冰封.雪,断桥西湖月,凝聚成千年的虎魄,对你的爱!通透依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