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早过了而立之年,仍在外打苦工。每次从外地回家,都选择坐火车。一则是省钱。二则回小城,这趟火车刚好是早上五点十五分左右到。这个点,正好是老婆上班的时间。

王二老婆是环卫工人,负责小城耕耘路路面清扫工作。王二正好可以从路的另一端扫过来。这样,老婆可以提前一个小时下班。然后回家这个点正好又可以骑车送儿子去学校。儿子今年上初三,正逢中考冲刺阶段。釆取这种方式与儿子沟通,对儿子也是一种亲近和激励!

王二这次回家没买到座票,只抢到一张站票。火车还晚点十多分钟。开往小城的火车,现在由绿皮车改为红皮车。王二称这红皮车为“雷锋车”,见到D字头的、G字头的车都礼让“三先”。

车进站时,王二好不容易挤上车。王二想,火车幸好没晚点时间长,否则到小城晚点时间会更长。那就赶不上替老婆扫街面和送儿子上学校了。

想到上次在家,老婆与自己闹矛盾,老婆生气说,自己没本事,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在外打工,也赚不到几个钱。你看对面人家老公年薪几十万,老婆也不用上班,平时开个轿车,去美美容,健健身。另外,他常年在外地,儿子学习也照顾不到,全凭儿子自己自觉,还好儿子懂事,学习认真,成绩还不错,否则一定跟自己没完。

王二知道老婆是刀子嘴豆腐心,说的是气话。虽说是气话,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想到这里,王二的心口疼了一下,像被谁用刀扎了似的。

王二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内口袋,里面装着这个月额外加班,单位给发的五千元奖金。虽然自己辛苦了些,但毕竟多赚了钱,可以多补贴家用。

想到这里,王二对着车窗里自己模糊的脸笑了笑。

火车到达小城的时间,最终晩点半个多小时。

王二下火车急匆匆赶到耕耘路,发现有好长一段路面已经清扫过了。他心想,这是谁帮着扫的呢?

王二又急匆匆地往前。远处,路灯下,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在用力清扫着路面。明显,瘦小的身体与大的扫扫帚形成反差,也不协调。

王二紧跑过去,近前一看,是儿子。忙从儿子手里夺过扫帚,一边扫,一边问儿子,怎么他来帮妈妈扫呢?儿子冲爸爸笑了笑,说暂时不告诉你,一会回家就知道了!

王二继续问,儿子还是不说。

当王二与其老婆扫街碰头时,早晨的太阳也冉冉升了起来,红彤彤的,格外地绚丽多彩。

回到家里,老婆让王二今天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哪儿也不许走动。随后让儿子去卫生间端上来一杯温水,让王二涮牙,又端来一盆温水,让王二洗脸。

老婆接着去厨房炒了四个热菜,还做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端上餐桌时,妈妈与儿子才祝王二生日快乐!原来,今天是王二的生日!

王二未曾想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王二感到多少有点儿惭愧。

这个时候,儿子才对爸爸说,“昨天听妈妈讲,今天是你的生日。按当地风俗,这一天,不能让爸爸太累着,要让爸爸享受生活,享受家庭的温馨。”

此刻,王二听着听着,两股热泪情不自禁地流淌,一下模糊了双眼!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