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时分,一首陈红演唱的老歌《常回家看看》激起了我心湖层层波澜,那些有关于妈妈的深深浅浅的记忆瞬间又袭上心头。

如今,妈妈已在我找不见的地方,思念的距离一再拉长,拉长……那一缕染了晚秋枯黄的酸涩,在今日的冷风中不断蔓延、膨胀。

当妈妈的人生谢幕,我收获的是一番别样的苦痛。花开终有落,人影不复昨,今日,我好想念妈妈的声音,好想念妈妈的唠叨。

人事已非,妈妈的唠叨在流云的来去中成为一种过往。记得小时候,对于妈妈的唠叨,我内心常常表现出不耐烦,或是选择让其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多吃点,别饿着!”“走路靠右走,路上要小心呐!”“热了记得服,冷了记得加衣服哦。”“作业做好了没有?”“好好学习,将来才会有出息”……记忆里,这样的话,每一句都会被妈妈反反复复说上无数遍,那时候,听多了,就会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长茧子了,自然而然,我把妈妈的唠叨列入了噪音的范围。一般来说,那时,我面对妈妈的唠叨大多是能避则避,不能避就把它当成耳边风。

1 2 3 4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