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一把灰烬,每一撮灰里有我的绝望,每一滴泪里有你的背影。”转眼,又到了周未,是夜,雨为这寂静添了几分凄凉。

读你不算久。闲坐在荧屏前,细数着字缝里散落花瓣,在袅袅的墨香中感悟着那些日子里为你伏下的笔墨。

熟悉的笔尖里,对于情仇爱恨的文字,向来很少咀嚼,怕那忧伤的情调引泪眼婆娑。一首《寂寞寂寞就好》正恰时心情,此时,笔墨纸砚间留下的种种无言一一裸现。“早点认错,早点解脱,、、、就让我一个人去痛到受不了,想到快疯掉,死不了就还好,人本来就寂寞着,借来的都该还掉。”于我,不想收拾的心情,片刻得到承认。

在文字间再细细数落那“人咫尺,隔天涯、、、”却让我感到了凝噎和窒息。感慨着,生灵物体在有生命时,谁也无法洒脱摆脱爱情磁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今生今世,你念着的那个人又是谁?倘若,人生如若许见初好,也便不再相思两茫茫,也便不会有,沧海桑田,恍如隔世。

梁祝化蝶、断桥柳丝,千古的爱情佳话,痴迷了多少情男痴女,不曾恨过。一个温馨的场面,一句温馨的问候,已足以让我湿眸。没有勇气,在飞舞的窗台举杯再洒下情深意重的诗篇。

读下,你回复短短的几个字,总有种滴血的感觉。此刻,那种悲酸和凄楚触动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你也许知道此时任何劝慰的言语都是多余,你无言的决绝,成全着我。于是,任由我在无渺处,发泄着那个所谓的你我。

1 2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