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什么是柏拉图式爱情吗_柏拉图式爱情定义_柏拉图式的爱情是什么意思/

亚历克斯·加德纳

柏拉图式的爱情

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有人提到柏拉图这个名字,他们很可能指的是“柏拉图式的爱情”。 这种爱并不强调肉体上的欲望和享受,而是精神上的仰慕,这是建立在对对方人格的尊重的基础上的。 但如果我们进一步问为什么人们把这种爱称为“柏拉图式的爱”,答案就不那么简单了。 我们甚至可能会觉得,把这种爱与这位哲学家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简直有点自命不凡、无关紧要。

-女性蔑视-

因为无论你翻开柏拉图的任何一部著作,你都不会发现任何对女性的赞美。 相反,柏拉图声称女性在道德上不如男性。 他们比男人懦弱,因此也比男人阴险狡猾。 他认为女人轻浮、易激动、易怒、好说脏话、胆怯、迷信。 这还不够。 柏拉图甚至断言,成为女人的不幸一定是上帝的惩罚。 因为只有那些生前无法控制自己、胆怯、没有正义感的男人,死后才会转世为女人。

对女性有如此轻视的人,在婚姻方面肯定不会太在意微妙的情感冲动。 这正是发生的事情。 柏拉图并不是从男人和女人彼此相爱并共同创造生活的角度来看待婚姻的。 他认为爱情不应该是让女人和男人走到一起的原因。 婚姻的目的是繁衍后代,婚姻的任务是生育尽可能强壮健康的后代。 因此,让合适的男女成为夫妻应该是城邦的义务,城邦应该介入此事。 作为对战争中男性英勇行为的奖励,城邦为他们分配了女性。 更激进的是,女性应该被视为男性的公共财产。 从这个角度来看,柏拉图所理解的婚姻并不是建立在精神和谐和爱情之上的。

-苏格拉底与美少年-

当然,当时希腊还流行另一种爱情。 与男女婚姻相比,它为细腻的精神爱情提供了更合适的场所。 这就是老人对男孩的爱。 今天,人们喜欢以怀疑的态度看待这种关系,但在柏拉图的希腊,城邦达官贵人或将军对漂亮男孩感兴趣几乎是一种时尚。

柏拉图在这方面描述了他的老师伟大的苏格拉底。 据说苏格拉底特别喜欢与年轻人交往。 他曾承认,他首先爱上了哲学,其次爱上了雅典城中才华横溢的神童阿尔喀比亚德。 此外,查米德斯还被认为是雅典最美丽的年轻人。 有一天,他坐在苏格拉底旁边。 苏格拉底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我当时感觉很尴尬,我以为我会很平静,很容易和他交谈。但没想到,我感到不知所措,有点如坐针毡。” ”

苏格拉底和年轻人之间的关系不是普通的爱情关系。 从柏拉图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到所谓“柏拉图式的爱情”到底意味着什么。 《会饮》中有一段是年轻的阿尔喀比亚德评论苏格拉底的。 柏拉图写道:雅典城里一些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在悲剧比赛中获奖,大家聚集在一起庆祝。 酒过三巡,气氛热烈,争论不休。 在场的人们竞相歌颂爱神厄洛斯。 这时,阿尔喀比亚德肩上扛着一个吹笛子的姑娘走了进来。 喝醉后说实话。 阿尔喀比亚德说了一些他平时保守秘密、不想透露的事情:

“你知道,苏格拉底喜欢漂亮的年轻人,总是在他们身边徘徊,被他们吸引,”但事实上,“他感兴趣的不是其中一个人是否美丽,……富有,或其他一些值得称赞的美德。 我向你保证,他认为这些都没有什么价值,他认为我们本身也没什么特别的。 他的一生都在讽刺和嘲笑他人中度过。”

苏格拉底独特的与爱人相处的方式,这种完全投入对方但同时又克制的爱,即那种“柏拉图式的爱”,与苏格拉底作为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密切相关。哲学家。 的。 柏拉图以苏格拉底为例,阐释了他对哲学本质的理解。 哲学是爱神厄洛斯的表达,因此本质上是爱的一种形式。 后世的人们效仿柏拉图,也这样理解哲学,或多或少地将其视为爱情。

从亚西比德与苏格拉底的互动中首先可以看出,哲学之爱并非感性之爱,尽管它并不完全排除性爱。 性只是另一种爱的起点,这种爱称为“激情”。 柏拉图认为,“激情”的爱情是哲学的本质特征。 为了产生这种爱,性不能停留在感官享受本身,更不能发展到放荡。 只有克服性欲,我们才能进入这种更高层次的爱。

-从性爱到哲学爱-

发挥你的美的创造力

在《会饮篇》中,柏拉图让苏格拉底描述了性爱升华为哲学爱的过程,生动而扣人心弦。 苏格拉底声称他所说的是马丁纳城的先知西奥蒂玛教给他的秘密。 狄奥蒂玛告诉他,爱神厄洛斯的真正本质是对美的追求,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对美的创造力的渴望。 狄奥蒂玛说,这就是生命的永恒和不朽。

追求美丽的人都希望永远拥有美丽。 恋人希望长生不死。 这是爱的本质特征。 这种追求永生的愿望,只有在暂时的美丽转化为永恒的美丽的过程中才能实现。 所有人都希望不要死。 具有生育能力的人寻找女性进行性行为,他们相信,通过生育孩子创造永生,创造对未来的追求和憧憬。 但那些精神丰富的人呢? 他们应该做什么? ……

如果他们从小到大都有精神上的创造力,如果他们想要怀孕生子,我想,他会到处寻找可以与他结合创造美的人,因为他显然不想通过丑来表达自己。 创造力。 如果他有这样的创造力,他会被肌肉发达的身体所吸引,而不是沉迷于丑陋。 如果他能在健康的身体里找到高贵、正直的灵魂,他就会感到身体和灵魂都被吸引。 有了这样的人,他的思想就会如泉涌一般,创造出无数的道德格言,为好人应该做什么、应该追求什么等问题找到答案。 他会尽力教育他,与他互动,创造出他的创造力一直想要创造的东西。 无论何时,他总是想着这一点,并与对方一起培育造物。 因此,他们之间的关系比通过孩子联系起来的婚姻更加亲密。 是一种默契,是一种更稳固的友谊,因为连接他们的是更美丽、更永久的后代,是一种精神产物。

-寻找真正的原始之美-

这时,柏拉图开始探讨原始哲学爱情的真谛。 他请狄奥蒂玛继续说道:

苏格拉底,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个秘密。 我非常乐意这样做。 但你能否完全理解并获得灵感,我不知道。 如果你有能力,你就应该采取相应的行动。 要知道,如果人们正确地理解了这种爱,上述的事情就会发生。 要知道,凡是想以正确的方式做到这一点,就应该在年轻时热爱美丽的身体; 如果他受到正确的引导,他必须首先热爱身体并通过它创造美丽的思想。 然后他必须发现,任何身体的美都与所有其他身体的美有着内在的联系,并且具有姐妹关系。 而且,如果他追求真正的原始美,他就会发现一切身体的美本来就是同一个美,否则他就不懂美。 认识到这一点,他就会崇拜所有美丽的身体,而不会想到他过去崇拜过的任何一个身体并表示蔑视。 那么他就会认为灵魂的美丽比肉体的美丽更有价值。 这样,如果一个人拥有美丽的灵魂,但外表平庸,他就不会介意,因为这就足够了。 他会爱他,关心他,创造美好的想法,努力更好地教育年轻人。 这样,他必然会注意到道德和法律中的美,并且会看到所有这些美都是相互联系和联系的。 那么他就会鄙视外表的美。 看到道德之美后,他必须追求知识,才能获得知识之美。

在看过许多不同的美之后,他不会把自己奉献给单一的美……他会步入广阔的美的海洋,并在对美的观察中,创造出许多伟大的美的语言和思想。 他会毫不犹豫地热爱智慧,直到他进一步成熟并认识到唯一的美,美本身。 ……他对事物的热爱现在有了目的。 他会突然看到一些非常奇怪的东西,而且就其本质而言,是美妙的。 苏格拉底,这就是此前所有思想家都竭尽全力寻找的那种美。 这种美是永恒存在的,不生不灭,不增不减。 另外,也不会这一瞬间变得美丽,下一瞬间变得丑陋。 它是唯一存在于自身中的事物,因此永恒存在,但所有其他美都以某种方式拥有这种美的一部分。 ……

如果一个男人通过对一个男孩的真爱而按照上述方式提升,他就会看到美好,并且几乎会达到目标,因为这才是正确的爱之道。 也就是说,为了寻找真正的美,他以单一的身体为向导,攀登阶梯,从认识一美体到认识二体,从二体到一切。 从认识身体美到认识道德生活美,再到认识美。 从一般的认识,你最终达到了不关心其他任何事情,只与这个美有关的认识。 ……对于人来说,如果生命还有价值的话,生命的价值就在这里,因为人们现在看到的就是美本身。

这样,“柏拉图式的爱情”的深层含义就清晰了。 它并不是简单地排斥性,而是给予性有限的权力和空间。 重要的是超越性,追求更高形式的爱。 通过身体美、灵魂美、道德美、认知美,我们最终进入美本身。 柏拉图所说的对爱的追求,就是对美本身的追求,对美的理念的追求。 所有的美都占有美本身的一部分。 因此,“柏拉图式的爱情”与柏拉图的理念论密切相关。

-理念的执着与追求-

树尽可能成为树,人尽可能成为人,正义尽可能成为正义

《理念论》是柏拉图对西方思想史最杰出的贡献。 当然,柏拉图本人并不是通过哲学爱情之路发现他的理想理论的。 首先,他对当时的政治现状感到失望,为城邦的衰落所苦。 据说,这位年轻贵族在遇见哲学家苏格拉底后,烧毁了他的诗作,开始狂热地研究政治,探索正义是什么等问题。 当然,他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都是不公正现象和腐败现象随处可见。 苏格拉底被判处死刑,无非是为了讨论道德和正义。 既然这个以天下为己任的男人被人陷害而意外身亡,那么这个城邦肯定也处于不正常的状态。 除了重新思考,城邦的基础是什么? 即思考正义的本质是什么。

就这样,柏拉图成为了一名哲学家,因为他想探索什么是正义,以及什么是其他正确的人生态度,比如勇气、理性、虔诚、智慧。 在思考这些问题时,柏拉图发现,人们生来就知道什么是正义以及什么是其他道德品质。 人类的灵魂中已经带有这些道德行为的观念。 这些想法可以而且应该决定人们的行动。

通过进一步的研究,柏拉图有了第二个发现:只有从正义的概念出发,我们才能判断某种行为是正义的,某种行为是不正义的,或者一种行为比另一种行为更正义。 而且,现实与观念之间的这种内在联系不仅仅适用于人类行为的范围。 我们知道什么是树,因为我们内心就有树的想法。 我们之所以能够了解整个现实,只是因为我们的灵魂中已经拥有了一切存在的观念。 只有关注这些想法,我们才能说,这是一棵树,那是一只动物,这种行为是犯罪,那种行为是善行。

但这也进一步意味着,所有现实的存在是因为它们占据了各自观念的一部分,并且因为它们努力尽可能地符合这些观念。 树尽可能成为树,人尽可能成为人,正义尽可能成为正义。 万物都在其存在中努力实现自己独特的想法。 这样,柏拉图就获得了一幅生动的世界图景:世界是一个地方。 在这里,一切都在不断追求完美。 世界是观念的执着和追求。

柏拉图进一步推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必须承认,最初存在的并不是具体的事物,而是那些事物的观念。 具体的事物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们占据了思想的一部分。 因为这些想法是原始的、真实的、实际存在的。 具体的事物只是想法的复制品,因此不具有高度的真实性。 存在的本来的、真实的事物是在实际存在的深层。 此外,事物有诞生、变化和死亡的过程。 时间性是事物存在的基本特征。 “思想不是这样的,正义的思想是永恒的,树的思想也是永恒的。” 这就是狄奥蒂玛所说的:美本身,美的观念,是“永恒的,不生不灭,不增不减”。 存在没有暂时性。 对整个世界的追求,就是对本来存在的追求,对短暂与永恒的追求。 柏拉图相信这就是现实的秘密。

——哲学是众神已经赐予和将要赐予人类的所有礼物中最好的——

从这个想法出发,再观察人类的本质,我们一定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人们能够理解真实的存在,因为真实存在的想法总是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但这些想法从何而来? 它们显然不是人类自己创造和设计的,也不是人类在有限的存在中通过经验获得的。 人们在称某项行为为正义或将一棵树视为一棵树之前,必须已经知道正义的本质是什么,一棵树应该是什么样子。 也就是说,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知道了正义和树的起源。 这样一来,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这些知识从哪里来? 柏拉图说,这种知识,即对观念的理解,必须是人在自己有限的存在之前,即出生之前的存在中获得的。 当一个人理解了一个事物的时候,这个事物的想法就会再次在他的眼前闪耀。 也就是说,人回忆起他曾经看到的想法。 认识就是再次回忆。 观念论必然导致灵魂在人出生之前就已经存在,并由此得出灵魂不朽的结论。

人在出生之前就已经看到了这个理念。 那么这个出生前的存在是什么样子的呢? 柏拉图对此作了非常生动、大胆的描述。 在对话《斐多》中,他描述了灵魂如何跟随上帝,在天空中徘徊,并看到现实存在的所有想法:

“伟大的天国君主宙斯最先出发,驾着他的两马战车,指挥、调动一切。跟在他后面的是一群神和恶魔。”

人类的灵魂也跟着他们,坐在车里,由司机带领着。 当它们“到达高度时,继续前进,突破天空,来到天体的背面。当它们停留在那里时,巨大的旋转力带着它们四处走动”。 他们看到了天空中的一幕。 “每个灵魂中的精神都会接受适合自己的东西。这样,灵魂就会不断地看到存在,看到真理,并接近它,欣赏它,热爱它,直到旋转的力量将它们带回原来的状态。原处。在旋转中,灵魂看到了正义的理念,看到了理性,看到了知识等真实的存在,并欣喜于其中。然后灵魂回到了天空,回到了家园,车夫牵着马。到马槽里去,让他们吃丹药,喝美酒。”

人在出生之前,就已经有幸经历了这样的旅程,看到了思想的存在。 人的一生,都向往这种​​体验,总想回到那个地方,回到自己的起源。 因此,人们总是努力摆脱肉欲的束缚,渴望通过观察尘世的事物来看到观念本身。

在这里,美具有特定的含义。 在对话录《斐多》中,柏拉图说:“如果一个人在现实中看到了美,并回忆起美的想法,他就会仿佛拥有了翅膀,渴望起飞。但他不会飞翔,所以他只能像小鸟一样仰望天空,忽视大地。这样,人们就说他疯了。然而,这种激情却是所有激情中最美丽、最崇高的。” 这种激情源于真实的理念。 每个灵魂都见过一个想法,但并不是每个灵魂在看到具体事物时都能回忆起一个想法。 “那些只在那里停留了很短时间的灵魂无法回忆,那些摔倒受伤的灵魂也无法回忆。后者甚至放弃了正义,犯下了邪恶,忘记了当时看到的神圣理念。只有少数灵魂。”还记得,他们对当时的经历保留着足够的记忆,如果他们看到了与当时看到的想法相似的东西,他们就会无法克制自己,情不自禁地变得狂热和兴奋。

激情是人类重新看到地球存在本质的唯一途径。 柏拉图认为,哲学思辨就是这种激情。 因此,柏拉图在谈到哲学时说道:

“哲学是众神已经给予并将给予人类的所有礼物中最好的。没有比这更伟大的财富了。”

哲学是最完美、最先进的热爱和追求思想。 它使人们摆脱平庸生活的束缚,回归思想。 虽然哲学思辨与疯狂相似,但柏拉图认为,这种疯狂比任何理性判断都更伟大、更辉煌,因为理性源于人类本身,而爱神厄洛斯对思想的追求是理性的工作。神仙。 最后柏拉图甚至说爱神厄洛斯是一位哲学家。 哲学是对智慧的热爱,而智慧是最完美的事物之一。 如果爱欲追求美,那么智慧必定是爱欲追求的根本目标之一。 所以,爱欲一定是热爱智慧的,也就是说,他一定是热爱哲学思辨的。

因此,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说,哲学家“生来就是为了追求存在的本质,不像普通人那样止于对单一事物的观察。他会走得更远,不失去勇气,不离开爱。上帝,直到他完全掌握了一切真实存在的本质……当他接近真实的存在时,他就会与之结合,创造出理性和真理,他就会获得知识,现在他真正地生活、成长、逃离,以解除痛苦。分娩。” 这就是“柏拉图式的爱情”的真正含义。 这种爱是从事哲学思辨的人对事物本质的热爱和追求。 没有它,就不可能真正追求永恒。 因此,法国思想家卢梭说,柏拉图的哲学是真正相爱的人的哲学,也许是对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