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晚上好。

晚上我一个人跑到小区空地,坐了很久。

有读者评论说为什么我的文章最近看起来那么压抑。 因为我的生活条件有限,而且是公司的第三方调度员,所以我的焦虑均匀地分布在我的日常生活中。 如果体现在言语上,就不会有太多的喜悦。

只有在有人抛弃你的角落里才能感受到痛苦。 只有将自己的情感与文章主人公的情感联系起来,你才能产生同情心。

我只是用笔表达出来,但还有很多东西隐藏得很深,看不见,浸透着悲伤。

晚上我坐在小区的石凳上,看到的天空是一个倒三角形。 正是树木让天空的轮廓变得更小。 我观察了天空的变化二十分钟。 只用了8分钟,天空就从深蓝色变成了深蓝色。 从深蓝色变成黑色,花了二十分钟。 看着天空和遍地的树叶,我感觉自己就像一棵腐烂的树,有一种春天的感觉。

已经很久没有放下手机,和大自然亲近了。 我曾经读过Sergunenkov和Tokutomi Luka的作品。 自从加入评论,我就放弃了自然和深度阅读。 这是我的损失。 我也得到了朋友们的祝福和陪伴。

我会慢慢变回以前的我。 走向大自然是我的精神高地,是我的生命血脉的认同。 当评论伤害了我的时候,我会本真的过节俭的生活。 生活。

有朋友留言,希望我继续写。 看到荒野我不会逃跑,看到沙漠我也不会想到废墟。 写作的路上,我提灯而立,永不放弃。

我未来的写作将更加关注自然、人物、书评和个人生活。 当现实没有欢乐时,我像泥人一样用文字构建自己的理想生活。 如果你愿意陪我风雨同舟,我会给你最真诚的话语。

我的作文已作为重庆市中学语文试卷的试题,并出现在某重点中学的语文考试中。 因此,我今后的写作方向也将是与中小学生共同探讨如何学好语文、写好字。 学好汉语和训歌会让你受益终生。 因为我很自私。 我想在家里和我的两个孩子一起长大。 我会在孩子身上看到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

在家的日子里,我在朋友圈里看到,有的人过着日子,有的人在练习做饭,有的人在陪孩子,有的人整天躺在床上玩手机,还有的人在吵架。和他们的家人。 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环境,我都不想浪费时间,尽力去适应自己。

今天浪费的时间到明天就会变成昨天。 站在昨天变成了对明天的期待。 因此,好好生活并充分利用今天。 不要让它成为你人生的遗憾,也不要认为日子很长。

说实话,我今天站在这里,回想起自己刚刚毕业、踏入职场的那一刻。 就像屏幕上的字幕一样,我赶紧把它们放回去。 站在上班的第一天思考未来,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两端的重播和前景在感官上是很不平等的,但这就是我走过的路。

回首过去,我错过了太多,放弃了太多。 此刻,与其抱有无望的幻想,不如给自己力量,勤奋一些,不要让惯性成为自己体内的飞蛾。 这是超越自我的第一步。

虽然上面的话有点傻,但想想自己上班第一天第一年的辛苦和难以忍受,也为当年因地下室暖气漏水而丧生的两个女孩感到难过和难过。半夜。 对他们的家人充满同情心和同情心。

如果他们经济条件好的话,也不会住在京城的地下室里,睡觉的时候就丧命了。 虽然这种几率很小,但是如果落在个人身上,那就是血淋淋的一塌糊涂了。

想起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住在单位的宿舍里。 这是一间旧房间,有四张双层床。 起初,我一个人住。 后来医院引进了医学院的一些运动员,我就和运动员住在一起。

厕所与宿舍是分开的。 想想那样的生活环境,以及上厕所、洗澡的不便,我都不知道自己当年是怎么度过的。

我在第一个单位搬过几次宿舍。 当我们搬到护理楼时,半夜遇到了火灾。 当我晚上十二点多醒来时,我对着窗外的火堆尖叫起来。 我赶紧跑到阳台。 火势并不大,但火势正在蔓延。 是从隔壁邻居家传来的。

我绝望地叫醒了邻居,立即拨打了医院的值班电话。 幸运的是,火很温柔,没有吞没我,所以很快就被扑灭了。 那种恐惧至今想起来都让我不寒而栗。

当年8月,肿瘤科举办了一场邀请患者出去看重庆夜景的活动。 最后一站是南山观景台。 作为随行记者,我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的中间。 那时我还年轻,没有什么安全顾虑。 当车辆行驶到滨江路时,突然急刹车。 我从最后一排冲到前排驾驶室旁边,差点摔下来。 我是车上唯一受伤的人。

车内一片恐慌。 还没等我从恐惧中恢复过来,我就发现我的手臂在流血。 车上,《健康人》记者何记者将我扶下车,并迅速将我送往医院处理手臂上的伤口。

一路上,何记者指责我坐的位置不安全。 我直言不讳地说,没关系。 幸运的是,病人没有受伤。 幸运的是,我还年轻,能够承受这些创伤。 或许,对他人的同情和体贴一直都在,从生活到网络。

经过这次磨难,我看到了人性的美好,也看到了肿瘤科的自私,他们对我的伤害没有任何歉意。

今天看到自媒体拼凑了两个被害女孩的生活。 蓝底白字的简报严肃而简短,读完后很难记住什么。 自媒体不一样,可以补充解释。 自媒体中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储存着个体自然的情感。

在生活和写作中,我恪守保持善意和真诚。 我的文字带我走过了现在的荒凉和焦灼,也带我回到了我走过的路。 我将自己构建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维空间中。 我用时间来回顾我的经历; 我用散文拼接我的足迹; 我用非小说写作来滋养我的灵魂。 我一路前行,即使机舱里积满了雪,我也会独自清理雪花。

所以,我虽然放弃了当下的评论,但并没有放弃内心的担忧和悲伤,比如莫名失踪的孩子,比如一些红袖章的丑恶嘴脸——

如果我不写现在的评论,我还有很多话要写。 拥有较强的原创力和造血功能是我的理想。 我想为自己留一条回家的路,和自己的心相连,把旧事和现在的快乐装进空空的行李里。

如果一种写作方式行不通,我就会寻找另一种写作方式,就像石桥铺的债务人一样。 当他人到中年时,他辛苦工作多年的公司却消失了。 他没有哭,没有抱怨,只是站起来,从头开始——他说深夜去攀西批发市场买原料,在家做炖菜,然后在小区周围摆摊卖给别人。还清债务。 无论你在哪里跌倒,你都会站起来。

能屈能伸的人,一定会受到生活的呵护。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