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血谱,倚天屠龙记里崆峒派的七伤拳究竟有多厉害?

 

“七伤拳”是崆峒派传世武功,乃崆峒派祖师木灵子所创。可以说,“七伤拳”在《倚天屠龙记》中与一流武功差距甚大,算不上上乘武功,只能算是二流武功,但在二流武功里面算是顶尖的。

“七伤拳”出拳时声势极大,一拳击出,能发出七股不同的劲力,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正是劲力难以琢磨,让敌人无从抵挡,这源源而来的劲力便会让人深受内伤。

在《倚天屠龙记》中,谢逊为了复仇成昆,就抢夺了崆峒派的《七伤拳谱》,苦心练习,最终大成。在岛上,他一拳将一棵大树震的经脉俱碎,但在外表看不出任何的异样,这就是“七伤拳”的最强威力。

但是,谢逊面对空见神僧,就完全发挥不出拳的效果,主要的还是武功低了一个档次吧。而最终虽然十三拳打死空见只能是个意外,若是空见运功让他打,估计谢逊自己会累死。

由此可见,“七伤拳”并不能够算是武功,面对功力更高的之人,也是发挥不了太大的效果。

“七伤拳”算不上武功,反而还有极大的缺陷!

“七伤拳”是根据内有阴阳二气、金木水火土五行而来,而体内五行又是关系到五脏六腑,一练七伤,七者皆伤。所以,练“七伤拳”肯定对体内心肝脾胃肾有极大的副作用,所谓“七伤”,乃是先伤己,再伤人。

谢逊练此拳时伤了心脉,以至一旦受了刺激就狂性大发,无法抑制。而“崆峒五老”也在的过程中不同程度的受伤。

由此可见,“七伤拳”着实是个鸡肋,威力不是最强,副作用倒是最大。

估计是创作者在创作过程中有些漏洞没有弥补起来,导致后世人在过程中出现问题。

当然,“七伤拳”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取决于内力的高低,内力高深起来自然没有任何的缺陷,反而威力极大,但是对内力要求还是很高的,像张无忌这种内力超强的人物毕竟是极少,张无忌“七伤拳”自然有益无害,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达到张无忌这种高深内力呢!再说,达到张无忌这么高深的内力,他也完全没有必要“七伤拳”,而且“七伤拳”在他眼里就是渣渣。

连谢逊内力这么高强的人物都受了内伤。基本上没有几个人能够驾驭“七伤拳”。

“七伤拳”是很明显的高配低能的武功。

要求配备极高的内力才能练成,可是练成以后却没有太大的效能;而配备相对低的内力,不是练不成就是伤了自身。这种武功也是够奇葩!

估计谢逊为了复仇也是饥不择食才会去崆峒派抢夺“七伤拳谱”,不然为了这种鸡肋武功真是不值得。

可能是谢逊当时没有听说过见效快的武功,只是听说崆峒派这门绝学有威力,于是就毫不犹豫去抢了过来。

但是,即使练成“七伤拳”的谢逊,也是不及他的师父“混元霹雳手”成昆,为就说哪怕练成功了也还是与成昆有差距。虽然,最后报仇,但是谢逊是处于黑暗中才能有胜算,若是在正常情况下,他还是不及成昆。

所以“七伤拳”这门武功着实是名不副实,外人传的威力极大,口诀编的有模有样:

“五行之气调阴阳,损心伤肺催肝肠。 藏离精失意恍惚,三焦齐逆兮魂魄飞扬!”

可是,真正的威力不大,缺陷极多,这种武功也只能是靠吹嘘而存在,真正起来是苦不堪言。

由此可见,“七伤拳”真的不值一练!

*忠肝义胆岳老三聊武侠第169期*

坚持原创,我是忠肝义胆岳老三,欢迎关注!

但却没教我们怎么作诗?

 

第一:小时候只要求背古诗,但却没教我们怎么作诗?

不,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古诗背诵就是教我们写诗的过程。

背诵古诗既是文化传承的方式之一,也是能够写诗的前提准备;背古诗是学写诗的基础,学写诗从背诗开始。所以,背诵古诗就是教我们怎么写诗。

背诗,是作诗的前提,是诗歌写作方面的感性教育,要想会写诗,就要先找感觉,有的孩子在这方面有天赋,背着背着就找到感觉了,就能凭感觉写两句,大人也是;而真正写好诗就没有这么简单了,它需要一个长久的积累过程,写出的诗歌,既要有意境,有情感,又要有格律,平平仄仄仄仄平,这些是诗歌的理性教育,这对于小孩子来说是非常枯燥无趣的,对不感兴趣的大人来说也很难。再说,写诗不是流水线上生产产品,只要按操作规范操作就行了,它需要写诗人的灵感和天赋,所以,即使是教给你写作规范,也不见得你就能够写得出来;而背诵古诗,就是培养灵感、想象力、领悟力、格式韵律的过程,是厚积薄发的过程,是学写诗的不二之选。如果你真正在这方面有天赋,背诵的古诗多了,潜移默化的,你就会出口成章,这就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在此基础上,如果对古诗歌有兴趣,就可以查找这方面的教材和资料进行专业学习,让自己更上一层楼。中国洋洋洒洒五千年文明,这方面的教材和资料可谓多如牛毛。由此可见,小时候背诵古诗既是对古文化的最好的传承和普及,又是学习诗歌写作的起点。

第二:古诗大赛也只有背诗,传承上是不是有问题了?

这是一个不能用一句话进行肯定或否定答复的问题。

虽然不能说古诗大赛只背诗就影响文化传承,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写诗大赛也未必举办的起来。

一、举办写诗大赛,就要在当时或者短时间内给出评判结果,而根据“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说法,评委们评出的结果也不一定客观、准确,容易引发争议。现在流传下来的古诗也是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洗刷筛选而沉淀下来的精华,诗歌的好坏需要时间的考验,所以,社会上一般不举行关于诗歌写作的现场大赛,不给自己找麻烦。

二、经济社会,以经济发展为重,而且由于信息的丰富和多样化,喜欢诗歌和写作诗歌的人越来越少了,在这个吸引眼球的时代,进行诗歌写作大赛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

三、由于文人的特性,真正具备高水平写诗能力的人,也不见得愿意现场参赛。

所以,鉴于以上三个原因,即使有人愿意举办写诗的现场大赛,也不见得能举办起来,但这对诗歌文化传承的影响微乎其微。

第三、诗歌赛会是千古雅事,可以在爱好者的圈子里举行,作为自娱自乐的方式,倒不失为传承优秀文化的最佳方式之一。

古代的文人雅士经常举办这类的赛会,成为千古佳话,并写出了千古流传的佳作。例如王勃的《滕王阁序》就是在一次赛诗会上写出来的;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也是和他的“圈友们”曲水流觞进行诗文比赛的结果。还有《红楼梦》中金陵十二衩们的斗诗比赛也是全书中非常有趣的章节。

结语:背诵古诗是最广泛、最大众化的文化传承方式,是“从娃娃抓起”的基础性教育,写诗的技巧会从背诗中获得。而写诗比赛需要参与者水平较高,不具备普遍性,很难举办,但它对古诗文化的传承影响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会形成问题。

为什么受伤后需要静养三个月那么久?

 

张三丰受伤的时候说自己需要【静养三个月】,结果到最后发现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受伤之后能反杀,能打拳,能走路,能传功,差不多跟没事儿人一样,就一定是张三丰实力超乎寻常的强、恢复能力超级快吗?

难道不能是受伤程度没有预想的高吗?

难道不能是刚相没有想的那么强,造成的伤害没有表象那么大吗?

有回答拿百度百科说事,说刚相叠了十几层金刚波若掌的力道打到张三丰小腹使其重伤 ↓

先不说书里有没有这个十余层掌力,也不说金刚波若掌这种掌法能不能像降龙十八掌一样叠加掌力,刚相这可是偷袭啊,你看看萧峰怎么叠的掌力。

萧峰心下又是痛惜,又是愤怒,当即大步迈出,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殊不料萧峰一掌既出,身子已抢到离他三四丈外,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后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偷袭啊,就说不用画圈圈,他出一掌也需要时间吧?怎么在一瞬之间就把十余层掌力叠在一起打过去的?张三丰伸手去搀刚相,刚相双手在袖子里画圈圈攒力量然后一起发过去打人吗。就算刚相有时间积攒掌力,那这种力量打到张三丰身上,张三丰还能欢蹦乱跳的,这还是扫地僧级别吗,这是观音菩萨级别的高手啊!

部分回答我不认同,题目我认为也有些问题。这样的问法我认为至少包含了两层意思:

刚相都那么厉害(至少是法王级别了),这么大威力的掌力打在张三丰身上本来需要静养三个月,为什么后来跟没事儿人一样了?张三丰恢复的是有多快啊!

张三丰那么厉害,为什么受了这刚相这一掌之后,需要静养三个月之久?刚相是有多厉害啊!张三丰这是受了多大的伤啊!

这两层意思包含了两个前提:

刚相超乎寻常的厉害,所以对张三丰造成了超乎寻常的伤害;

张三丰超乎寻常的厉害,所以受了这超乎寻常的伤害之后以超乎寻常的回复速度满血复活了。

这一个大问题下的两个前提,我都有疑问。

首先,原文没说张三丰在这个阶段具体干了什么,因为跟主线剧情无关

在原文里,玄冥二老伤了张无忌走后,没有对张三丰养伤的过度描写,只发生了张无忌随手安排、抢药、误诊、治病和杨不悔表露心意这几个故事,然后就是两个多月过去了,殷梨亭伤势大好。这两个多月张无忌闲暇时间向张三丰请教太极拳剑,【张无忌见俞岱岩和殷梨亭尚未痊可,深恐伤势有甚反复,以致功亏一篑,因此暂留武当山照料俞殷二人,暇时则向张三丰请教太极拳剑的武学。】是一些人认为【张三丰恢复的快】的理由,但是太极拳剑张无忌已经学会了,招式内力上什么好请教的?请教的多半也是些【拳理】、【武道】之类的理论知识吧。这跟是否恢复,跟恢复的快慢好像没多大关系啊。

没有说张三丰在这个阶段养伤的情况=张三丰在这个阶段没有养伤,这是什么脑回路?

还有刚才的三个小问题,就是张三丰【强不强】,张三丰受伤【重不重】,和刚相的实力【强不强】。

第一个问题先不说,毕竟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张三丰是强的,但是在这个题目的设定之下,未必有那么强。先说后面的两个问题,刚相到底什么水平,有没有具备【法王及以上实力】和张三丰受伤到底【重不重】。

我认为,刚相水平很一般,张三丰受伤程度没有表象那么重,表象,是指【】。

回答这两个问题要先说明我认为的金书武功系统和伤害系统。

金书里的武功系统大概分为内功、外功和轻功,伤害系统大概分为皮肉伤,筋骨伤和脏腑伤(真气伤),还有毒伤。

内功很好理解,一般的【真气】都是内功的系统,如紫霞真气,九阳真气,北冥真气等等。外功相对难一点,像大力金刚指,降龙十八掌等都属于外门功夫。

内外的武功系统,造就了相应的内外伤害系统。外伤比如皮肉伤,刀砍斧剁,一般皮肉伤要流血,处理方式比如包扎。筋骨伤作为另一种外伤一般指对骨骼造成的折断等伤害,如俞岱岩被大力金刚指所伤,阿三被太极拳所伤。上述这两种在实际生活中也很常见,所以很好理解。

内伤,一般指脏腑伤,或叫真气伤,是指对对方内脏和内力的伤害。《倚天》中的玄冥神掌幻阴指等等,就是典型的以内劲伤人,伤害到的是对方的内力系统,杨逍韦一笑殷天正等中了这类内力伤害,内力受损无法发掌打架,需要【调息】,把内力调匀,滞涩的经脉打通。

毒伤是比较特别的,一般是附着在上述三种伤害之中,如梅超风柯镇恶的【毒爪】和【毒菱】,属于皮肉伤+毒伤,【幻阴指】和【玄冥掌】属于内力伤+毒伤。

在金书中,一般只要【内力真气无损】,能够正常【调息】,恢复起来就比较容易,典型的例子就是张无忌被灭绝打。

他想到此处,心下豁然有悟,盘膝坐下,依照经中所示的法门调息,只觉丹田中暖烘烘地、活泼泼地,真气流动,顷刻间便遍于四肢百骸。那九阳神功的大威力,这时方才显现出来。他外伤虽重,呕血成升,但内力真气,竟是半点也没损耗。

被打的呕血成升的张无忌,调息完了挨了第三掌还跟着殷野王去追韦一笑,说明内力高深之人,只要内力不受损,对行动武功战斗力并无影响。

以上是部分前提,搞清楚这些前提,有助于我们理解题目中的刚相跟张三丰。

—————————————————————————-

首先关于受伤程度,原文中有两处截然不同的答案。第一处是张无忌自己看到和张三丰自己说的,合并算一处。

张无忌心下大惊,知道太师父受伤着实不轻,倘若他吐出的是紫黑瘀血,凭他深厚无比的内功,三数日即可平复,但他所吐的却是鲜血,又是狂喷而出,那么腑脏已受重伤。

张三丰缓缓睁开眼来,说道:“少林派金刚般若掌的威力果是非同小可,看来非得静养三月,伤势难愈。”

第二处是张三丰在赵敏走后自己说的

张无忌关心太师父伤势,张三丰道:“火工头陀内功不行,外功虽然刚猛,可还及不上玄冥神掌,我的伤不碍事。”

第一处张无忌认为张三丰【脏腑已受重伤】,那么按常规推断,张三丰受的是【内伤】,但是赵敏走后张三丰却亲口否认了这一点,强调了火工头陀内功不行,而玄冥神掌是典型的【内劲伤人】,区别于此,张三丰自己否认了自己受的是【内伤】,那么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是张三丰怕张无忌担心,有意淡化自己的伤势。

第二种是张三丰本身就没有什么【内伤】。

刚相化名空相进入真武观,暗中偷袭了张三丰,张三丰和张无忌俱以为刚相是少林门下,所以内力出色,证据是最开始张三丰用【听】的,也认为刚相是少林门下。

俞岱岩却知师父武功越来越是精深,从空相的脚步声中,已可测知他的武学门派、修为深浅。

受了掌力之后,张三丰认为对方的掌力是少林外门神功‘金刚般若掌’,但是少林寺正式僧人,似乎极少有不练内力纯以外门功夫伤人的。在大部分金书里,除了火工头陀似乎也没有哪个僧人是【纯粹不练内力的】。也就是张三丰最初认为的少林外门神功‘金刚般若掌’并非单纯的【外劲伤人】,而是【以内驱外】。就好比降龙十八掌是外家功夫最高的境界,练功的方法是【劈树】,不是【练气】,洪七公认为郭靖刚开始练降龙掌能练到【如此境地】的重要原因不是因为【郭靖劈树多】,而是郭靖练了【全真教内功】,这可以证明降龙掌不是以【内劲】伤人的功夫。【练气】可以提升降龙掌的【附加伤害值】,但这不是降龙掌的【常规伤害值】。同样是外门功夫,少林的【外门神功】跟金刚门的【外门神功】,大概就是这个区别吧:少林有内功体系,可以极大提升掌力的【附加伤害值】,而金刚门没有内功体系,只能发挥掌力的【常规伤害值】。

所以说最开始的时候,张无忌判断张三丰受伤轻重,是建立在【刚相内功外功都是三空级别的高手】这一前提下的,所以得出了【太师父脏腑已受重伤】的判断。但是当张三丰知道刚相其实是金刚门,内力平平之后,甚至走在去真武观的路上运运气,就知道自己【真气并未受损】,所以才说出【伤势无碍】的话,这也能证明为什么张三丰打完太极拳【一套拳法练完,精神反见健旺】的原因,因为他本身就受伤不重。否则太极拳再厉害,打一套拳还能治伤吗?

———————————————

内力不足的外门功夫,难以造成致命伤害,即便刚相内力确实不错,对张三丰能造成何种伤害?

首先我不认为刚相内力出色,说他是【法王级别】更是扯淡。蝠王内力较差,但是寒冰绵掌也是靠内劲伤人。十几年前的金毛狮王都能拼内力打伤崆峒三老,用狮子吼震傻一岛炮灰,更别说十几年岛勤修苦练了。其次作为阿三的师弟,首先阿三是内力一般。如果阿三内力真的练到一定程度,不会被太极拳带的练站都站不稳,参见阿二就知道了,内力高深的人,张无忌的太极拳根本带不动。张无忌打阿二,用的方法跟对范瑶一样,运起乾坤大挪移第七次的功夫,攒着阿二的内力一起发出去,所以他赢阿二跟太极拳毫无关系。看看对阿二的表述【这阿二是‘金刚门’中的【异人】,天生神力,由外而内,居然另辟蹊径,练成了一身【深厚内功】,造诣早已远远超过了当年的祖师火工头陀,可说乃是天授。】阿二是异人,所以才练成内功,这是【独特性】, 作者单独说他【内功深厚】,言外之意就是其他人内力实在不怎么样。如果金刚门除了阿三都身居一身内功,金总不会刻意说明火工头陀的内功不行的问题。我们可以认为刚相掌力刚猛,阿三指力深厚。但这不能证明两人内力高深,甚至达到四王双使的级别。

扯远了。即便刚相内力不错,但是在张三丰这种内力怪面前,伤害究竟能达到多少。

有两个正面对照组和一个反面对照组。分别证明【内功和外功攻击在内力差面前,伤害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

第一个正面对照组是光明顶常敬之偷袭张无忌。

他一拳命中对方要穴,见张无忌浑如不觉,大感诧异,冲口而出:“你……你已练成‘金刚不坏体’神功,那么是少林派的了?”张无忌道:“在下不是少林派的……”常敬之知道凡是护身神功,全仗一股真气凝聚,一开口说话,真气即散,不等他住口,又出拳打去,砰的一声,这一次是打在胸口。

张无忌笑道:“我原说‘七伤拳’若无内功根柢,并不管用。你若不信,不妨再打一拳试试。”常敬之拳出如风,砰砰接连两拳。这前后四拳,明明都打在对方身上,但张无忌笑嘻嘻的受了下来,竟似不关痛痒,四招开碑裂石的重手,在他便如清风拂体,柔丝抚身。

常敬之明知以自己的身份地位,首次偷袭已大为不妥,但勉强还可说因对方出言侮辱崆峒绝技,以致怒气无法抑制,这第二次偷袭,却明明是下流卑鄙的行径了。

他知若非常敬之在张无忌身后偷袭,那么第三拳上所受的好处将远不止此。

常敬之是崆峒五老之一,打小练的正儿八经内功,练到【气走诸穴】之后开始练习七伤拳,这几十年内力修为比火工头陀那种偷来的不知道高出多少倍吧,七伤拳是【内劲伤人】的代表,但是他的内力等级,在张无忌的内力等级面前略等于无。【偷袭】自然自取其辱了。

有人说了,七伤拳是内家功夫,常敬之练的也不到家。第二个正面对照组,是萧峰对扫地僧。

萧峰大惊,这老僧既能一掌打死慕容博,也能打死父亲,大声喝道:“住手!”双掌齐出,向那老僧当胸猛击过去。他对那老僧本来十分敬仰,但这时为了相救父亲,只有全力奋击。那老僧伸出左掌,将萧峰双掌推来之力一挡,右掌却仍是拍向萧远山头顶。

便在此时,萧峰的右掌已跟着击到,砰的一声呼,重重打中那老僧胸口,跟着喀喇喇几声,肋骨断了几根。那老僧微微一笑,道:“好俊的功夫!降龙十八掌,果然天下第一。”这个“一”字一说出,口中一股鲜血跟着直喷了出来。

我无法证实萧峰这一掌算不算【偷袭】,但想必也无法证伪。刚相的偷袭是全力施为,萧峰为了救人也是出尽全力。萧峰的降龙掌是金庸承认的最巅峰,也是外家功夫最巅峰。但是他一掌打在扫地僧胸口,扫地僧吐了一口【鲜血】,肋骨断了好几根,单看【表象】受伤程度怕不比张三丰轻。即便扫地僧有所防备,但是萧峰的掌力跟刚相那差太远了,一来一去也差不了太多。那扫地僧中掌之后还干了什么呢?

萧峰纵身急跃,追出窗外,只见那老僧手提二尸,直向山下走去。萧峰加快脚步,只道三脚两步便能追到他身后,不料那老僧轻功之奇,实是生平从所未见,宛似身有邪术一般。萧峰奋力急奔,只觉山风刮脸如刀,自知奔行奇速,但离那老僧背后始终有两三丈远近,边边发掌,总是打了个空。

中了萧峰全力的降龙掌,还能提着两百多斤的人,提气直奔快到萧峰都追不上。这个现象除了能说明扫地僧【强】之外,还能说明扫地僧【受伤不重】,因为【萧峰不强】明显是伪命题,【】表象也说明扫地僧是【受了伤的】,所以【吐出鲜血】,并不见得是【受伤重】的特征。所以我认为,无论外功还是内功,在极大的内力差面前,伤害实在是有限的很。

反面对照组是所有说张三丰最喜欢用的例子:谢逊打死空见。

谢逊在空见毫无防备的前提下用七伤拳一拳打死了空见,所以刚相的掌力打在张三丰身上,张三丰还能反杀,张三丰太了。合理吗?

合理的前提有三个:1.谢逊≈刚相 2.张三丰≈空见 3.般若金刚掌威力与伤害方式≈七伤拳

挨个论证。

1.刚才已经说了,阿三是金刚门的外家高手,空性是他师弟,功力差不多约等于阿三。金刚门除了阿二内力均属平常,所以刚相的伤害【纯以外功伤害为主】。

谢逊是什么水平,参见原文两处。

再说你去夺那《七伤拳谱》之时,你曾跟崆峒派的三大高手比拚内力,可是“崆峒五老”中的其余二老呢?他们为甚不来围攻?要是五老齐上,你未必能保得性命罢?’

哪知他年纪轻轻,内功造诣竟自不凡,支持到一盏茶时分居然还能不屈。两人比拚掌力,同时都注视着殷素素的动静。张翠山气凝于胸,不敢吐气开声。谢逊却漫不在乎,说道:“小姑娘,你还是别动手动脚的好,否则我改掌为拳,一拳下来,你心上人全身筋脉尽皆震断。”

谢逊是虐崆峒三老和张翠山的水平,这四个人可都是打小跟着名师学习内家功夫的,张翠山的武当派更是以内力绵长见长。可证谢逊内力比刚相强出不知道多少倍。

2.张三丰是否约等于空见我不好论证,这里论证下张三丰跟刚相的功力差,是否约等于空见跟谢逊的功力差。

张三丰跟刚相的功力差是大的,这个不需要专门论证。看看空见跟谢逊的。

我这拳击出,和前三拳已大不相同,他身上生出一股反震之力,只震得我胸内腹中,有如五脏一齐翻转。我心知他也是迫于无奈,倘若不使这门神功,便挡不住我的七伤拳。我久闻少林派‘金刚不坏体’神功乃古今五大神功之一,其时亲身领受,果然非同小可。

谢逊抚着他的头发,说道:“我打过第五拳,空见大师便道:‘谢居士,我没料到七伤拳威力如此惊人,我不运功回震,那便抵挡不住。’

他眉头一皱,显得很是疼痛。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如以胸口挡我拳力,反震之力太大,只怕我禁受不起,但小腹的反震之力虽然较弱,他自身受的苦楚却大得多。

论证空见跟谢逊的功力差,有个绕不开的话题:金刚不坏神功。《倚天》里没有对这门神功有更详细的解释。根据书里表现的特性,加上我个人的推测,金刚不坏神功是一门需要特殊运气的外门护体神功,就如常敬之所知,是需要【运真气】的。

一般金书里的护体神功有两种,一种如内力怪们的真气护体,如张无忌,虚竹等。

但这两下刺痛似有形,实无质,一股寒气突破他护体的九阳神功,直侵内脏。他知这是波斯三使一股极阴寒的内力,积贮于一点,从圣火令上传来,攻坚而入。本来以至阴攻至阳,未必便胜得了九阳神功。只是他的九阳神功遍护全身,这阴劲却是凝聚如丝发之细,倏钻陡戳,难防难当。

虚竹这时体内北冥真气充盈流转,宛若实质,卓不凡长剑刺到,撞上了他体内真气,剑尖一歪,剑锋便从他身侧滑开。

内力怪们都有类似的挂,张三丰这种内力大拿没道理没有,而这种护体神功,是完全的【随心念而生】,不需要【运功时间】的,而且内力等级越高,反应时间越短。

张无忌一惊之下,护体的九阳神功自然发出,和对方拍来的掌力一挡。

还有一种就是所谓的【横练功夫】了,典型的如黑风双煞。

她后心给全金发秤锤击中两下,却似并未受到重大损伤,才知她横练功夫亦已练到了上乘境界。眼见她除了对张阿生的尖刀、韩小莹的长剑不敢以身子硬接之外,对其余兵刃竟是不大闪避,一味凌厉进攻。

金刚不坏神功大体上跟横练功夫差不多。但是黑风双煞是纯粹的硬练铁布衫,没有内力根基支撑,多半也达不到【随心而至】的境界。而空见作为四空之首明显是有深厚的少林九阳功做基础的,他要化解七伤拳的拳劲,就有两个选择,【像张无忌化解常敬之唐文亮那样单纯靠着深厚的内功化解伤害】跟【内功为主,外功为辅】,而参照他需要【运金刚不坏神功】才能【化解七伤拳拳劲】的情况来看,他跟谢逊的内力差显然达不到化解谢逊七伤拳内劲的高度,所以他需要用外门的【金刚不坏神功】来辅助化解,所以谢逊才说【倘若不使这门神功,便挡不住我的七伤拳。】

而进攻者内力到处,是可以破解内力一般的外门铁布衫护体神功的。比如任我行。

鲍大楚道:“薛香主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的横练功夫,寻常刀剑也砍他不入,可是给人五指插入胸膛,将一颗心硬生生的挖了出去。除了这厮之外,当世更无第二人……”

以内御外,是金书武功体系的特色,只有哪个高手是内功神通但不通招式的,反过来的似乎一个没有呢。

有人说空见能把手搭在谢逊肩头而谢逊毫无反抗,说明空见实力很强,差距跟张三丰对鹤笔翁一样。不论鹤笔翁如何,只说从实战表现来看,空见跟谢逊的差距,显然没有到【秒】的级别。而从原文来看,似乎也只是说明了【空见身法极快】而已了。

我转身之时,只道他离开我只不过两三尺,哪知他一拍之下,立即飘出四丈,身法之快,步法之轻,实是匪夷所思。

3.第三点也很好论证了,七伤拳是典型的【内劲伤人】,与金刚门的掌力伤人逻辑是不同的。

宗维侠听他这几句话,的的确确是“七伤拳谱”的总纲。拳谱中谆谆告诫,若非内功练到气走诸穴,收发自如的境界,万万不可练此拳术。

有人逮住刚相【狞笑着】催动掌力的细节说事儿。

但觉空相竭尽全身之劲,将掌力不绝的催送过来,脸白如纸,嘴角却带狞笑。

知乎大部分知友都是【练外门神功的】,我相信你们都没什么【内力】,不信的可以试试你是打别人一掌,是这一掌本身疼呢,还是你后续催动的【掌力】疼、伤害大呢?

我相信【催动内力】应该是一个类似持续力输送导致对方真气产生【共振】、造成对方脏腑受伤的过程。对方内力大过自己,达不成共振,伤不到对方是很正常的事,这不是不断催动掌力和狞笑能解决的问题。没有内力就是没有内力,狞笑得再厉害再也还是没有内力。

还有人认为,阿三杀了空性,所以阿三的师弟刚相也差不多是空性级别。这就好比说令狐冲能打败冲虚,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陆大有也能打败冲虚?

至于阿三击败空性的方式是【指力对指力,破了空性的龙爪手】,这个【破】很有玄机,空性武功很高,但是练的多半是以外家功夫为主,内力或许并不甚强。

岂知双掌掌缘刚和他右臂相触,突觉一股柔和而厚重的劲力从他臂上发出,挡住了自己双掌下击。便在此时,张无忌右手五指也已虚按在空性胸口“膻中穴”的周遭。

左手抓住右手的五根手指,一施劲力,正要将之折断,突觉左腕上一麻,劲道全然使不出来正是张无忌的手指在他手腕穴道上轻轻拂过。

双掌下击遇到张无忌的内力便攻不下去,空性的内力水平想必并不甚高,肯定是不如空见的,多半在谢逊上下。而参照空性拗断五指就能自废武功的情况看,龙爪手也是一门纯粹的外门擒拿功。那阿三是不是也只需要拗断空性五指就能【破】了空性的龙爪手呢?更何况,指力明显不能等同于功力,更不能说明武功段位。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也是指力,她的指力能穿透人的头骨,以指力论除了东邪南帝怕无出其右,但是她的水平在射雕是什么段位?

当然这是我的推测,我不太清楚具体如何操作的,就好比阿三这种内力水平能在金元宝上捏个手印,但是张三丰这种内功大拿反而做不到。不过是术业有专攻,难道张三丰是还不如阿三吗?

综上,张无忌所谓的【脏腑已受重伤】、张三丰认为的【需静养三月】,是建立在刚相是空字辈高手、且内功外功均已相当了得,而且掌力是正宗少林寺的金刚般若掌力的前提下说出的。而张三丰最后没有【静养三个月】,是因为在了解了刚相的实力和来历之后,发现刚相的实力和自身的伤势完全及不上最开始两人对他的判断,伤害有限,完全没必要养伤三个月。并不是张三丰多么通神,受了伤随便歇两天就好了。

李寻欢那么爱林诗音为何不争取?

 

李寻欢和林诗音两情相悦,但是李寻欢为了兄弟情,故意流连花丛,把林诗音推到龙啸云的怀里,在“情义”之间舍“情”取“义”,还把李园以及自家的万贯家财都送给林诗音当嫁妆,所以十年后他从关外回来的时候,“李园”变成了“兴云庄”,青梅竹马的恋人变成了“龙夫人”。我是原著粉,对于电视剧的改编,焦恩俊、萧蔷、吴京、贾静雯,论扮相和演技,简直是从原著中走出来的李寻欢、林诗音、阿飞和孙小红。但是剧情,我真的不忍直视,不敢苟同,乱七八糟、支离破碎。

还是从原著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吧,龙啸云年轻时候相貌堂堂、武功高强,也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子,对李寻欢有救命之恩,二人义结金兰,志同道合、意气相投,所以李寻欢邀请龙啸云到李园做客,在这里,龙啸云遇见了林诗音,一眼万年,那个在梅花树下身着紫衣的女子,拿走了他的魂魄,他为此形销骨立,几乎呕血而亡,李寻欢面对此情此景,天天到青楼买醉狎妓,还把头牌花魁带回家中,亲手把自己深爱的未婚妻推到自己的好兄弟怀里。

李寻欢此举,造成了三个人的悲剧。

林诗音恨他,原著里林诗音说:“他害了你,你还要替他说话,很好,你的确很够朋友,但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人──你对不对得起我?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人,我也是有感情的。”

龙啸云也恨他,所以宁愿让别人指责他忘恩负义,也要千方百计诬陷他是梅花盗除掉他,原著里有一段:龙啸云疯狂般大吼道:我本来是这家的主人,但你一来,我就觉得好像只不过是在这里作客,我本来有个好儿子,但你来,就叫他变得半死不活。我深爱的女人,她的心从来没有我半点位置,一直都只有你。

龙小云也恨他,李寻欢对他说:“我知道你恨我,我不该废了你的武功,让你终身不能练武,成了一个废人。”龙小云说:“我不是恨你这个,我只恨你为什么不是我的父亲。”

说实话,李寻欢被恨,一点都不冤枉。

即便原著里花了大段描写李寻欢对林诗音的苦恋,为她酒醉、为她雕像、为她黯然神伤,甚至为了保护她,在小酒馆如同行尸走肉呆了两年,我一点都不同情。因为这个时候,龙啸云离家,林诗音独居小楼,眼睛沉寂,了无生气,连龙小云也,身形竟已有些佝偻,全无少年人的活泼之态。

原著里李寻欢的相貌:长得不算太高,但也绝不矮,面目虽然还算得英俊,但却显得很憔悴。他的气质是:既有中年文人的落拓气质,也有浪子的忧郁,孤独,不羁的味道,但他的眼睛却是明亮而温暖的,仿佛春风吹动的柳枝,温柔而灵活,又仿佛夏日阳光下的海水。

再看原著里林诗音的外貌,林诗音也许并不能算是个真正完美无暇的女人,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个美人,她的脸色太苍白,身子太单薄,她的眼睛虽明亮,也嫌太冷漠了些,可是她的风神,她的气质,却是无可比拟的。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她都能使人感觉到她那独特的魅力,无论谁只要瞧过她一眼,就永远无法忘记。

原著中武林公认的第一美女林仙儿的外貌,丰盈而不见肉、纤美而不见骨,美得令人窒息,令男人不敢逼,美得毫无缺陷,声音如出谷黄莺,眼睛如珍珠,古龙毫不吝啬自己的语言对她赞美,从正面、侧面,花了无数笔墨表现她的美貌,书中的男人,除了两个人,其余都对她心生爱慕、意乱情迷,甚至送了性命,比如丘独、游龙生、伊哭,少林寺的心鉴,兵器谱排名第五的吕凤先、第四的郭嵩阳,至于其他见色起意的人,更是如同过江之鲫。即便是阿飞,也是历尽了千辛万苦,甚至付出了血的代价,才摆脱了对林仙儿的迷惑。

原著中唯一没被林仙儿的风情和美色迷惑的两个人,一个是主角李寻欢、另一个就是龙啸云,而且林仙儿一直住在兴云庄,二人同处一个屋檐下,龙啸云也没对她动心。李寻欢虽然没被林仙儿迷惑,但是确实对她的美色心动过,小李风流,就是他的本性,假如他真的娶了林诗音,我不怀疑他对诗音的爱是真的,但是难保他不会成为下一个段正淳,对所有女人都是真心的爱。所以,他最后和孙小红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龙啸云已死,林诗音成为寡妇,不知这个时候,他是否心中有愧?还会不会像十年前一样,午夜梦回,想起诗音。

我一直觉得龙啸云很可怜,他在原著中和林诗音有一场对话,他说:“我知道你不愿做我的妻子,我也知道你不愿做我的儿子,而我却一心想做好你们的丈夫和父亲。”说完这句话,他就冒雨冲出去,他是要去把《怜花宝鉴》送去给上官金虹,以图救出李寻欢,可惜,他还没找到人,就死在金钱帮的一个无名小卒手下,死的无声无息,《怜花宝鉴》也就此下落不明。

王怜花把一生所学武功及医术、毒术、易容、放蛊、摄心术等杂学写成《怜花宝鉴》,

王怜花与沈大侠结伴归隐,远游海外,出海前想把《怜花宝鉴》交给李寻欢,不但要李寻欢替他保存,还想要李寻欢替他找个天资高,心术好的,作为他的衣钵传人。

但李寻欢那时恰巧出去了,到关外去了一趟,回来时又遇伏受了重伤,得龙啸云相救,王怜花虽未见著李寻欢,却见到了林诗音,那时他远游在即,沈大侠已在海口等著他,他已不能停留,所以就将那《怜花宝鉴》交给了林诗音,林诗音不喜欢李寻欢练武,一直未向李寻欢透露《怜花宝鉴》的事。

后来,龙小云成了不能练武的残废,林诗音就把《怜花宝鉴》里的内容传给了儿子。

在《圆月弯刀》里,龙小云的后代龙小香,说过,她们龙家的老祖母林诗音交代过:“我们龙家的人,再也不欠小李飞刀。”

欣赏诗音,不愧是古龙笔下最具风华的女子。

FC金庸群侠传?

 

先去武当派见张三丰,得梯云纵、太极拳→去高升客栈收段誉。,接着去渤泥岛见袁承志→去金蛇洞拿金蛇剑→去昆仑山洞拿冰蚕→去昆仑仙境见张无忌然后去岛与谢逊说话拿一撮金毛,紧接着开始升级大战。

去无量山洞拿凌波微步、北冥神功出来战血蟒朱蛤,得朱蛤内丹,买一本华佗内昭图、五毒秘传去好再来客栈有。完成前期准备工作。

先开始去渤泥岛战袁承志,拿《碧血剑》去昆仑仙境见张无忌得九阳真经,去岛见谢逊→明教分舵战杨逍→密道得乾坤大挪移→光明顶战六大派→张无忌离队,得铁焰令→岛谢逊→成昆居战斗→岛谢逊,得屠龙刀→光明顶通话→灵蛇岛战金花婆婆→到里屋见王难姑→蝴蝶谷通话,得铁锹→灵蛇岛通话→战明教六大高手,得《倚天屠龙记》

去大轮寺救狄云→山洞去里面见狄云→用白钥匙开旁边箱子锁,得《连城诀》去回族部落,与霍青桐对话→金轮寺战金轮法王→回族部落,得《书剑恩仇录》,去河洛客栈→进客栈去最右边的女NPC通话→大戈壁战斗,得血手帕→河洛客栈MM出示手帕→大戈壁密道,得《白马啸西风》

去田伯光居战斗→阎基居战斗得两页刀法→胡斐居战斗,胡斐加入→苗人凤居战斗→药王居通话→阎基居战斗,得七星海棠→药王居,得眼药→苗人凤居战斗,得《飞狐外传》去闯王山洞了→进去得《雪山飞狐》,→之去无名岛拿《鸳鸯刀》了,乘船去神龙岛通话→五毒教战斗→神龙岛战斗,得《鹿鼎记》先去莫天涯对话→去凌霄城战斗,得酒→摩天崖救石破天→侠客岛逛全图对话,得太玄经、《侠客行》,石破天离队

去完衡山派之后就就可以去嵩山派战斗了→再上山与左冷禅战斗,得张旭率意帖→峨嵋派战灭绝,得倚天剑→悦来客栈令狐冲通话→问小二,得烧刀子→令狐冲通话→问小二→梅庄丹青生出示溪山行旅图,得梨花酒,秃笔翁出示张旭率意帖,出来去燕子坞→无量山洞,得燕国玉玺→燕子坞,得翡翠杯→悦来客栈令狐冲,出示梨花酒、翡翠杯得呕血谱→去破庙用铁锹挖墓拿广陵散→去思过崖,得独孤九剑→梅庄黑白子出示呕血谱→大庄主黄钟公出示广陵散→与黑白子对话→大庄主卧房密道→得黑木令牌→去黑木崖战斗,得《笑傲江湖》→出门战斗

去少林寺战斗,得达摩剑谱→擂鼓山对话→龙门客栈虚竹对话(虚竹加入)→擂鼓山对话,得七宝指环→星宿海战斗→万鳄岛战斗,得铜钥匙→星宿海开箱子,得大燕世系表→燕子坞与慕容复对话→丐帮与乔峰对话→破庙对话(当初昆仑山洞得的冰蚕有用了)→丐帮战斗,得《天龙八部》(虚竹离队)

去海边小屋,得谁家玉笛听落梅→华山顶峰,得降龙十八掌→桃花岛,得《射雕英雄传》,去雕洞战斗见杨过→绝情谷拿断肠草(那株红色的花)→雕洞(杨过加入)→万兽山庄战斗→黑龙潭战斗→反复几次后带周伯通见瑛姑,得九尾灵狐(垃圾货,没有用,纯粹占地方)→百花谷周伯通对话→绝情谷(右上角有密道了)小龙女对话(杨过离队)→古墓,得九阴真经、《神雕侠侣》最后去金庸居→当武林盟主。

如何看待天龙八部中的珍珑棋局?

 

珍珑棋局是金庸先生笔下的经典之作,也是《天龙八部》中最为著名的情节之一。它不仅是小说情节的一个,更是一种哲学思考的象征。下面就让我来谈一谈我对珍珑棋局的看法。

首先,珍珑棋局是一种高超的智慧体现。棋局博大精深,充满了智慧的结晶,每一个棋子的摆放都蕴含着深刻的哲理和人生道理。其中最为出彩的是慕容复和段誉二人的对弈,他们的智慧和见识不仅在棋局中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更是在思维和智慧上得到了提升。

其次,珍珑棋局也是一种心理战术的反映。在棋局中,每个人的心理都受到了考验,每个人都在寻求着自己的利益,同时又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避免被对手利用。可以说,珍珑棋局的成功,除了智慧和实力外,更需要的是心理素质和心理博弈的能力。

最后,珍珑棋局也是一种哲学思考的象征。棋局中蕴含的人生道理和哲理,引发了我们对生命、人性、命运等问题的深入思考。珍珑棋局不仅是小说情节的一个点睛之笔,更是一种哲学思考的启示,让我们对人生和世界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总之,珍珑棋局是《天龙八部》中的一段经典情节,它不仅展现了人物的智慧和实力,更体现了心理战术和哲学思考的重要性。让我们一起珍惜这段经典,也让我们在生活中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理智的心态。

(图片来源于电视剧《天龙八部》,侵删)

作者 admin